Niroyik

「うたおう。風や太陽のため 音楽に救われる人のために
海を越え どこかの国の少女にも届くように、うたおう。」

存一点毕业照。

晓晓回家发给我才发现她好心帮我加上了手机自带的滤镜,其实还是有点想要原图啊……
两个不会拍照也不会修图的人。就这样了吧。

算来应该是上中学以后第一次怀着强烈的自主意愿留下的影像,我从小就讨厌拍自己及被拍到,讨厌集体照也讨厌自拍,除了一些、实在是按捺不住想记录下来的时刻。

比如两年前和host family去看海。
再比如这一天。

当时还下着小雨,地面湿滑,毕业典礼结束后我们排成长列慢慢地沿着礼堂外侧的楼梯溜下去,不知道在旁边教学楼上扒着窗户好奇地窥视着的学弟学妹们看来是怎样的情景。

我和晓晓班级不同,先出来一步,就站楼梯口等着她,刚好看见高二的孩子们拖着一张从食堂借来的桌子叫卖杂志,他们没打伞,书用塑料布遮住。
这本持续时间最久的学生杂志叫做部落,utopia,我进校前就已经诞生,我离开后也会有人将其一代代传承下去,真好。确实是发自真心地想要祝她长久啊。希望她作为生生不息的乌托邦,比我们都更加久远地存留在这里。
从他们手里接过书的时候,忽然很清晰地感觉到了那种分裂和剥离带来的落寞,もうここには戻れない的实感。
虽说高三都是在那个窄小拥挤的、课间所有人的娱乐方式只会齐整整地分成打球和看球两种的单独校区度过,本来就差不多一年没回过本部了,但是所谓母校,大概还是该当作此处吧。

然后和晓晓碰了面,绕着五层的回形教学楼上上下下来来回回地走了一遍。最后她把我带上天台。
我在本校比她多待了三年,但却是第一次来这儿,之前甚至都不知道真的有上得去的天台存在(当然门还是锁着的)。
头顶是浅色的遮阳棚,漏过薄薄一层阳光,铺撒在潮湿的水泥台阶上。
我像发现了一处密宝一般兴奋(可喜欢听少女讲小故事了),连忙拾阶而上,抬手抚上两旁斑驳的墙面:就像小说漫画里一样,写着许多可爱的悄悄话,“wyf亚洲最帅”或是“lz喜欢shn谁也不知道”之类的(。
尽数细读后十分满足,感觉吃了一肚子小姑娘的粉红泡泡。
摸遍全身也只有一只蓝色的水笔,在这种底面上保存不了多久吧,但还是掏出来和晓晓一起暗戳戳地写了点小留言。真的是有点羞耻,写完后我们就迅速逃离了现场。 希望不要被太多人发现。

快走出校门的时候我再次忍不住回头看了看楼前广场右侧的毕业生去向表。
这也留不了几天了,等我们这届的录取结果下来就会被取代、覆盖掉了。
是真的,“从此以后,便是两不相欠,也再不相干了。”
(后来又在地铁口收到了小学妹的礼物XD(很喜欢的一本rps基佬小说,真的很喜欢谢谢学妹啦><

就是这样的一天。







今(昨)天是洋次郎的生日呀,祝贺你。
又有些怀念初中了。大家围在小教室里放狭心症、和肖肖金靠在一起一人一只耳机听オーダーメイド的那一年。似乎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