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royik

「うたおう。風や太陽のため 音楽に救われる人のために
海を越え どこかの国の少女にも届くように、うたおう。」

【翻译练习】1stアルバム『Contrast』で届ける多彩な声色──まじ娘

───要怎么养育,吸收什么才能唱出如此动人心弦的歌声呢…
ま:唔嘿…谢、谢谢!

───总感觉性格也很有趣呢(笑)小时候是个怎样的孩子呢?
ま:如今想起来的话,是个挺让人恶心的小孩呢。很小的时候有学过芭蕾,但与周围的其他孩子格格不入,一个人随心所欲地跳…

───芭蕾中的freestyle!
ま:是的。说着“我不想被束缚,我要自由地舞蹈”什么的,和他人的交流也不是很顺畅呢……这点现在也一样(苦笑)

───现在已经没事了!(笑)也可以说,年幼时就萌生了自我呢。
ま:从很久以前就有“头上的旋儿超过两个的人会很顽固”的说法,而我有五个。该说说的真准么…(苦笑)当年应该挺任性的吧。而且因为是独生女嘛,就很喜欢一个人胡思乱想自己玩自己的

───那样的时间也一定磨砺出了您的感受性吧
ま:那样就好了,唔嘿嘿!

───不知道能不能用文字表现出这种笑法…真是太可爱了(笑)
まじ娘さん想必是直感派吧。
ま:经常被那样说,所以我想大概是吧

───在听1stalbum“Contrast”的过程中也感受得到呢
ま:能这样想我很开心!虽然理论也很重要,不过我始终觉得“音楽は楽しまないとな…”

───从小就很喜欢唱歌吗?
ま:我的妈妈是vocalist,同时也是声乐老师。
我是看着那样的妈妈的背影长大的,每天都有学生来家上课。是个歌声不断的环境呢。
妈妈也常会放放她喜欢的西洋音乐,或是经常一家人一起去的马来西亚的民俗音乐。
初中的时候比起唱歌更喜欢表演,还去上过演剧的培训班。
不过上初二之后,突然反应过来自己的学校是有轻音乐部的…入部之后马上就“音乐太好玩了!”那样沉浸了进去。

───是担任vocal吧?
ま:那是因为,人数少到差点被废部,除了我只有吉他和贝斯两个人…
所以就一边打鼓一边唱歌。

───如此高难度的事…
那时喜欢的音乐类型呢?
ま:摇滚之类的洋乐呢。
因为在家里听到的就是那种音乐,我想还是收到母亲很大的影响的。她很喜欢Michael Jackson、Janet Jackson、Mariah Carey这样的偏R&B的歌手…

───原来如此,从小就听R&B,再加上鼓,那么节奏感应该也练的相当好吧。
ま:可能有吧。
然后,高中也进了轻音部,继续一边打鼓一边唱歌。
不过上了专门学校后就集中于唱歌这一件事了。

───在ニコニコ動画开始投稿的是2010年。
ま:是的,高二的时候以很轻松的心态试着投了稿。

───从此眼前的世界就扩宽了很多吧?
ま:是呀。最开始的时候只有很少的人来听,但是听众一点一点地增多了。
就是这些人们的声音一直在背后推动着我。

───然后,第一张专辑「Contrast」终于要在4月1日发售了。
我认为从这张作品中可以同时感受到まじ娘さん的过去、现在和未来。
ま:重新唱了以初投稿的「ペテン師が笑う頃に」为首的早期投的曲子。我想表现出了自己的成长之处,也包含了对应援着我的各位的感谢。
加上新曲,可以说是把我的优点全部展现了出来!

───确实如此呢。
就像标题“Contrast”一样,选曲的对比十分地鲜明呢。
我以为会有很多轻柔的曲子,但实际一听非常刺激的曲子竟然也有…
ま:谢谢诶诶诶!
抱歉、太激动咬了舌头(笑)
我以前只能发出哀伤或是愤怒的声音,不过在这次的专辑中,是不是也表现出了温柔、开心、喜悦还有其他很多很多不能用言语说明的感情呢…

───我觉得是像真的活着一样的,十分生动的歌声。
收录于特典CD的hardcore的「馬鹿はアノマリーに憧れる」让我吓了一跳。
ま:也是呢(笑)。

───像这样向着不同方向的切换也非常有趣。
ま:我自己很享受!其中大概也有一些是因为初一时有去演剧培训班的经验才能做到的吧。
做什么事情都不会是毫无意义的呢。

───对蝶々Pさん、buzzGさん、164さん、スズムさん的書き下ろし曲,まじ娘さん这边有提过什么要求么?
ま:关于4月1日投稿动画的buzzGさん的「グロウフライ」,是有说过一些到那时才能揭晓的“裏テーマ”…基本来说,都是各位作曲者根据自己对まじ娘的印象来分别创作的。

───去年年底投稿的ストレイテナー的ホリエアツシさん写的「アマデウス」也是吗?
ま:是的。我非常喜欢ストレイテナー,在还在打鼓的高中时代也cover过他们的曲子。ホリエアツシさん问过我最喜欢其中的哪种曲子,我告诉他后似乎就浮现出了灵感呢。

───同步率真棒!
164さん写的「ノクターンとクラゲ」融合了优美的旋律和へヴィネス,在那之中依然释放着强烈的存在感的歌声让人浑身起鸡皮疙瘩。
ま:哇,好开心。其实我平时不会想太多的(笑),只有在唱歌的时候会认真起来。

───然后「羊水の記憶」,虽然还听不到曲子,不过从标题和歌词中可以感受到对您母亲的敬爱和感激之情。
ま:这首是2月10日去世的妈妈所遗留下的歌。临时加了进来…

───是这样啊……那进行此次制作时,心情还未整理好吧。
ま:妈妈会作为伴唱去参加别人的tour,所以长期不在家的时期也很多。或许还没有什么实感吧…
我上高一时,在妈妈主催的acousticlive上第一次唱了「羊水の記憶」。对于那时的我是很困难的呢。
好几年过去,现在已经可以唱出我自己能够接受的效果了。
虽然很遗憾不能给妈妈听了,不过我希望能让更多的人们听到。

───我相信也一定能传达到您母亲那儿。
如果哪天まじ娘さん自己做了妈妈,希望也能把这首歌传下去呢。
ま:说起来在那次live上,妈妈望着唱着她写的曲子的我,看起来非常非常地开心呢。
现在,饱含着我对妈妈的感情的「羊水の記憶」,如果真的有一天能够传给下一代,那确实是很好的事呢…嗯。
要是妈妈也能为我高兴的话就好了呀。

───总之,期待着专辑的完成!
在那之后,还有什么想挑战的吗?
ま:果然还是live呢。
虽然录音也很喜欢,但是我想live是有一些录音所没有的魅力的。
就算唱vocalo曲,也有时会不知不觉变成自己的语言呢。
我想在那样让我感到“活着真好”的舞台上,唱自己专辑的歌!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