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royik

「うたおう。風や太陽のため 音楽に救われる人のために
海を越え どこかの国の少女にも届くように、うたおう。」

【翻译练习】まじ娘×ホリエアツシ×みきとP 歌手、バンドマン、ボカロPが交わった理由

まじ娘将发行1stalbum「Contrast」

natalie为纪念此次发售,策划了リード曲「アマデウス」的作者ホリエアツシ(ストレイテナー)和担当编曲的みきとP,以及歌唱者的まじ娘的三人对谈。在接到乐曲的委托时还不了解歌い手和ボカロP的ホリエ会怎么看待他们以网络为中心的音乐活动,又在曲子中寄托了怎样的感情?而和まじ娘在「EXIT TUNES ACADEMY」的舞台上合作机会很多的みきとP则谈到了自己心中她的魅力。三人的谈话涉及了各方各面。

文 / 倉嶌孝彦

撮影 / 小坂茂雄

 

──活跃在一线的band man向歌い手的出道专辑提供乐曲这样的事例,我想至今为止都是从未有过的。这次ホリエさん给まじ娘さん的乐曲是提供是经由怎样的过程实现的呢?

まじ娘 专辑开始制作时,唱片公司的人问我“有什么喜欢的音乐人吗?”,我回答了ストレイテナー,然后他恰好认识ホリエさん。

ホリエアツシ   我还在独立活动(indies)的时候受了很多关照的在八王子的音像店工作的一位现在在EXIT TUNES,就是他联系了我。

まじ娘 首先为我准备了和ホリエさん一起去喝酒的机会,但那时我紧张得什么都咽不下去……。

ホリエ 这样吗(笑)。有人告诉我:有歌い手说很喜欢ストレイテナー哦,我很少听到那样的话,所以不是很相信。还以为是因为事务所的人碰巧知道我才找了过来。不过实际去和まじ娘ちゃん试着聊了下,她给我说当年组乐队的时候有copy过ストレイテナー的曲子,我们的音乐口味也很相似。我想那这必须得认认真真地创作了。

 

──みきとさん担当了ホリエさん写的曲子的编曲,最初听到这事的时候是怎么想的呢?

みきとP 最先想的是“为什么会让我来编曲?”。为什么呢?

ホリエ 我听的第一首まじ娘ちゃん的歌是心做し,觉得很不错所以又拜托多传了几首过来,然后就听到了みきとP的「世田谷ナイトサファリ」。这首的旋律很帅气歌词也很喜欢,而且arrange实在是非常棒。听了他别的曲子后有点被打败了的感觉。所以就提出“让みきとP来编曲怎么样?”

みきとP 之前很少把arrange交给其他人来做呢。

ホリエ 是的。在乐队中会4个成员一起来编曲,我只需做好自己的部分。会尊重负责各个part的成员分别想奏响的编排,最终再统一调和在一起。

みきとP 我也很喜欢ストレイテナー,不过这次重新一查才知道ホリエさん从未给别人写过曲子。于是感受到了责任的重大。「アマデウス」的mix是和友達募集P一起做的,制作过程中一直想着“ホリエさん作曲、まじ娘来唱”,充满了紧张感。

 

【作家心被触发了】

ホリエ   刚接下委托时,我还不是很了解歌い手啊ボカロP啊这样的人,就请唱片公司的人做了说明书来解说他们的活动。我很惊讶原来网络上正在掀起这种活动潮流,最重要的是まじ娘ちゃん唱歌的映像真的很棒,看了之后我马上就回复了:我想做。不过其实,我还从来没有过乐曲提供的经验…

──对给别人写歌这事有过抵触感吗?

ホリエ 我也并没有刻意避开,只是一直没有合适的机会吧。但有想过给早已成名形象也已定型的人写歌的话,会不会比较难体现出自己的特色呢?但这次是给即将出道的歌者,所以我觉得很有意义,即刻给了OK的答复。

 

──听了歌い手和ボカロP的活动说明有什么感想?

ホリエ 很受冲击呢。其实我也曾经看过ニコニコ動画,应该是它刚开始没多久的时候,注册了免费会员看看歌曲的PV或是live的影像什么的。还看到了用ストレイテナー的曲子剪辑的天元突破的MAD动画,感动得都哭了。

まじ娘 那个一定会很感人吧!

ホリエ 但是那之后,变的可以做生放,用户能创建自己的channel时我就逐渐远离了ニコ動。所以ボカロP歌い手什么的也只是知道这个词而已。这次又重新有了接触,不知不觉看了好多。

 

──被乐曲的高质量所吸引了吗。

ホリエ 是啊。曲子的构成和展开是很复杂的呢。简单说来就是创作者(creator)们让自己的技艺(technic)互相斗争?瞄准人力刚好能做到和不能的界限进攻的那种感觉狠狠地刺激到了我。

みきとP VOCALOID毕竟不是人类,表现的范围还是有一定限度的。所以我想作者们也有在arrange上尽力充实的风潮。这样丰满的曲子和初音ミク完美的歌唱会产生好的相乘效果。

ホリエ 是因为ボカロ有局限曲子才复杂了起来,但是最终就变成了长处呢。

 

──「アマデウス」制作前有什么构想吗?

ホリエ 最开始和她在居酒屋谈话时就想过“啊、这已经可以完全按自己的作风来写了吧”,所以没有太过注意这是提供曲。而且听了一些みきとP还有其他的P主写的曲子后,我的创作魂被点燃了,所以也有想过“不能输啊”。

みきとP 我听到demo的时候,浮现出了氛围很时髦的深夜动画的片尾曲这样的印象。所以想着要做一首“これ聴いてるヤツはカッコいい“的曲子,开始了编曲。然后我也是“不能输啊”这样的心情(笑)。

ホリエ 非常开心他在前奏放上了吉他的旋律。我自己完全做不了那样的。在乐队也一直拜托吉他手按着自己喜欢的随意写。

 

──这首ホリエさん作曲、みきとさん再编曲的「アマデウス」之后就送到了まじ娘さん那里呢,刚听到时的感觉怎么样?

まじ娘 “这真是最棒了的吧”。ホリエさん和みきとさん我都非常喜欢,而这是那两位为我所创作的曲子…非常非常开心。得把自己的能力最大限度地发挥出来!鼓足了干劲。

ホリエ 我也参与了这首歌的录音哦。她只听一遍就能自己写出需要修改的部分,我的话不听个10遍是找不出来的,所以发自内心地觉得厉害。我想这也是运用了她在ニコ動自己录音然后发表的经验。

まじ娘 录音时一直陪同在我身边,为我壮了胆。有歌曲的亲生父母在的那种安心感。

ホリエ 通过这次的合作我被戳到了很多要害。最近开始喜欢在自己从未触及过的领域寻求刺激了。年轻时可以靠着一股蛮劲不顾一切地追求自己喜欢的东西,但只靠那样总有一天才能会干涸的。这次听了みきとP的曲子,也感受到了些许的怀念。chord的编写方式之类的让我联想到了从孩童时期听起的那些音乐。这样的发现让人心情舒畅。

みきとP 我很开心。听了mix完成后的「アマデウス」觉得怎么样?

ホリエ 非常好。兴奋得开车的时候一直在听。

みきとP 我和友達募集P一起做了最终的check,(mix14)塞得满满的。“歌ってみた“这方面的专辑很多都会放大人声的音量,但这首曲子我们不想调得过高。虽然也有这样对立的斗争,不过我想这次是不是算突破了一道新的界限呢。

 

【希望能和最初的“歌ってみた”相比较】

──刚才まじ娘さん提到高中时有组过乐队呢,那么在ニコニコ動画投稿“歌ってみた”動画的契机又是什么?

まじ娘 原本从初二左右起就在乐队中做drum vocal,那从小就是我的一个identity。上高中后也还那样继续着乐队,但终于有一天,我开始犹豫这到底是不是自己真正想做的事。然后就有朋友告诉我:有一种叫歌い手的人哟。我虽然没有什么在许多人唱歌的自信,但只是做成动画公开的话就试着做做吧。

みきとP 从第一次投稿到现在过了多久了?

まじ娘 5年左右吧。

みきとP 啊、那和我差不多是在同一时段开始的呢。

ホリエ 顺便问下最初公开的曲子现在也能听到吗?

まじ娘 能是能,不过超糟糕的(笑)啊、其实这次也收录了我在nico的初投稿「ペテン師が笑う頃に」,因为专辑里的音源是新录制的,所以希望大家能和动画的对比着听听。再唱这首觉得有些怀念,也发现自己掌握了以前做不到的一些表现呢。

 

【奇迹的8小节】

──在ETA上经常与まじ娘さん共演的みきとさん看来,她独有的魅力是什么呢?

みきとP 她在表演之后绝对不会露出哀愁的表情哦。一直都很享受地唱着。“刚才乐器的声音太大了”这样的话她很少在现场说,给人以很积极的态度投入与live中的感觉呢。我觉得这点很厉害,自己也想变成那样。

まじ娘 嘛其实偶尔也有想很多的时候(笑)。

みきとP 但我问你“怎么样?”的话,你不是一定会回答“唱得很开心!”吗。我的话可能就会说“监视器有点…”,但其实那样的事完全可以以后再自己慢慢想的。整体的印象,一直都保持着“能做音乐真的太好了”这样的心态呢。

 

──まじ娘さん第一次在event中登场的时候,站在她旁边的就是みきとさん呢。

みきとP 是的。那次真的很对不起。

まじ娘 啊!这样说起来好像是发生了什么。不过已经忘了。

みきとP 我的吉他没有发出声音。

まじ娘 对对!

みきとP 曲子的开头只有吉他和人声,但那时我出了问题。而且还不是因为器材出故障了什么的,只是吉他的音量调得太小了。我非常受打击(トラウマ),心想以后和这孩子一起的时候绝对不能再让这样的事发生了。

まじ娘 那时确实很后悔的样子呢。

みきとP 这当然后悔。因为那是你第一次出演的live啊。但是她很厉害的是,唱的时候并没有听クリック,但drum进的时机什么的也合的刚刚好。我那时虽然自己的没有声音但也在用耳朵听所以知道了。

ホリエ 真的很厉害呢。一般会忍不住回头看看鼓手的吧。

まじ娘 不过其实我没怎么考虑过因为吉他没声音所以要怎么样怎么样之类的。这也是live的一部分吧。我想各位饭也不会每次都想看完全一样的live,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有些期待这样的happening的。

みきとP 虽说如此,但有些地方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出错的啊。不过,和まじ娘这样两个人一起去各种地方的机会也很多,现在回想起来,那个8小节真是奇迹的8小节呢。

 

──专辑里还有まじ娘さん作词作曲的「end」,以前有过写歌的经验吗?

まじ娘 组乐队的时期有和大家一起写过,不过因为我是鼓手所以并没有负责主旋律部分。从头开始弹着吉他作曲这还是第一次。很开心做到了一直都想尝试的事。

みきとP 这首很棒哦。收到专辑的音源时,因为还有其他P主的書き下ろし曲所以敢没看tracklist地整张听了一遍,然后让我觉得“哎哟不错哟”的一首就是まじ娘的「end」。

ホリエ 我也听说了有まじ娘ちゃん的自作,但没想到她会写这样的曲子。旋律啊chord啊、整体的氛围很像90年代的另类乐队(オルタナティブ)稍微有点不同寻常的感觉很棒。

まじ娘 感谢。我很荣幸。从很久以前就一直在挑战作曲,但「end」是第一首完全成形的曲子。现在就真的切身感受到,终于写出能让人听的东西了啊!

 

【1%的反应所带来的动摇】

──我个人感觉,ストレイテナー原本就是在离宅文化很近的位置上的乐队。比如说收录在「TITLE」这张专辑中的「泳ぐ鳥」,是《赏金猎人》(COWBOY BEBOP)的主人公的…

ホリエ 是啊,以主人公spike为主题的曲子。

 

──其他曲子的歌词中也会出现"berserker" "wyvern"这样的词汇。就像まじ娘さん是ストレイテナー的饭一样,我想这次「アマデウス」的布阵也是一个和ニコニコ動画的创作者、歌い手さん还有一般用户的亲和性很高的组合。

ホリエ 可能是吧。我本身就很喜欢看动画,游戏也有在打勇者斗恶龙之类的。所以我的歌词里会出现一些幻想的世界观。这次的「アマデウス」也是把异空间和现实结合在一起的歌词呢。

 

みきとP 您说以前有看过自己乐队的MAD动画,那为什么后来就没有再看ニコ動了呢?

ホリエ ストレイテナー的live有时也会通过ニコ生配信,但就我个人来说是很害怕回头去看弹幕的。MAD也是呢,毕竟是跟自己有关联的动画,我不是很擅长在这种方面check观众们的反应。因为不是看了就算完了,会陷入“当初这样做就好了”的后悔中,而那样下去的话自己的态度(stance)可能就会发生转变。我很讨厌这种事。

 

──みきとさん和まじ娘さん又是怎样面对nico和twitter上的评论的呢?

みきとP 我的话也有变成动机(motivation)的部分呢。在twitter上还是不会有人直接说出不满的。

ホリエ 大家都比较温和吗?

みきとP follower的各位基本上都很温柔。但是动画和twitter的温度是有很大区别的,会被写上各种各样的评论呢。我虽然不是经常check弹幕的那种人,不过要是看到了又不能假装什么都没有,所以还是会看看的(見て見ぬフリはできないなということで見ることもあるんです)。然后就会受到良性的刺激,或者很受伤……。

まじ娘 我也是。刚开始投稿的时候还看了很多大家的弹幕哦,但是最近上传后就不怎么回去看了,把想说的说出来不就行了吗。因为我也和ホリエさん想的一样,不想让自己动摇。twitter就很温和啦,会把「まじ娘」输成关键词,然后望着搜索结果ニヤニヤ(笑)。

ホリエ 但就算99%的人都说好话,看到1%的人写的恶言不会感到不舒服吗?

まじ娘 偶尔会呢。大概就是因为不想因为这种事消沉才不看动画的弹幕的。

みきとP 而且要是那1%的发言还刚好说中的时候会更加难过吧。完全胡乱编造的事倒也不会怎么在意,但哪怕只有一点点,自己也有点在意/觉得有道理(思い当たる:気がつく/納得する)的事被指出来的话就会“啊……”

まじ娘 会的会的(笑)。みきとP 不过通过エゴサーチ可以知道大家是怎么看自己的呢。比如twitter的follower,平常对于我在想些什么,要连名字都打出来说的事又是什么。也有不单是ニヤニヤ的时候呢。

 

【想吸引下北的band爱好者】

──6月会举行まじ娘さん的one man live。虽然经常参加eta之类的活动,但one man还是第一次吧?

まじ娘 是的。我自己也很期待能做到些什么,现在正在努力构思中。

──ホリエさん和みきとさん也会作为guest出演。

ホリエ 因为我只会「アマデウス」,要是让我们合唱的话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笑)。我很喜欢まじ娘ちゃん的歌声,希望能一起唱点什么就好了。而且キネマ倶楽部是个气氛很好的会场吧?我还从来没去过。

みきとP 是的是的。我也一直很想在那儿live,结果被まじ娘超前了呢。

まじ娘 みきとさん不也要出演吗!

みきとP 啊、对了。我也可以呢。那就是同时了。

 

ホリエ 其实我以前有去过一次ETA玩,我想肯定不会有人认识我,就很放松地在food court转来转去。完全猜想不到这次观众们会有什么反应呢。

まじ娘 我觉得在live会场介绍说:“这位是ストレイテナー的ホリエアツシ”的时候,大家绝对会“诶!?”地叫起来……。

みきとP band爱好者,也就是喜欢去festival的那些客人们似乎确实很少出现在ETA呢。

ホリエ 说不定那其中也有一些?

みきとP 我因为自己以前做过乐队,所以也很想把在下北那边看live的那些爱好者们渐渐吸引到ETA这边的live来呢。(僕がもともとバンド上がりっていうこともあって、下北とかでライブを観ているバンド好きとかを、どんどん「ETA」とかこっちのライブに引っ張ってきたいなって思ってるんですよ。)

ホリエ 不过说起来,和我们活动在同样的舞台上的那些年轻乐队们,受到了ボカロ之类的很大的影响哦。这从他们的音乐上就可以感受到了。

みきとP 从差不多一年半前就开始有这种混杂的现象了。虽然还不清楚以后的发展会怎么样,但真的十分令人期待呢。

 

 

 

 

评论

热度(6)

  1. InsomniaNiroyik 转载了此文字
    謝謝翻譯(噴淚) 第一次提供樂曲就上手的ホリエアツシ(是得我現在超尼壓尼壓沒藥救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