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royik

「うたおう。風や太陽のため 音楽に救われる人のために
海を越え どこかの国の少女にも届くように、うたおう。」

【翻译练习】マジカルな音世界 ラジカルなコントラスト───まじ娘

───まじ娘さん真的有一把好声音呢。
m:うひぇ!!(大概害羞了)

───有着沙哑的成分,但非常有透明感,却又不过于尖细。而且拥有丰富的表现力,能发出形形色色的表情的声音,有接受过这方面的培训吗?
m:我在专门学校学习过,然后初一的时候有去上过一年的演技学校。做过像是把同一篇文章分别用悲伤、喜悦、或是愤怒的语气说出来这样的练习。我想这些就活用在了现在的歌唱中。

───即兴剧之类的也做过吗?
m:做过的。虽然也有一些时候需要反复推翻重做,但能一次就干脆地决定的话就非常好玩。

───一般会朝着怎样的发展方向去做呢?dark?或是pop?
m:嗯~……会变成超现实的情节吧

───突然转变人格什么的?
m:不、那个是杀手锏(笑)

───猜想不到以后的发展时的王牌吗(笑)。您给我留下的最深的印象就是能用多种音色诠释乐曲,而1stalbum的标题叫做「Contrast」,有什么含义吗?
m:这是和大家一起想出来的。就像刚才说到的那样,我能够、也非常想去唱各种各样的歌呢,专辑中既有ballad,也有较为激烈的曲子。而且我现在的发色也是(笑)。再有就是,日常和在live上的状态差距很大。这些都给人“阴与阳”、“白与黑”的感觉,于是就选择了可以概括这一切的词语做标题。

───想做成怎样的内容呢?
m:能成为总结性的一个作品就好了。想让支持着我的各位看到我的成长,对他们道一声感谢,也希望可以通过
这一张去确认自己的进步。
「ペテン師が笑う頃に」是我第一首投稿的曲子,所以我想一定要加上这首,重新又录制了。再加上别的新曲,还有我自己的原创,这也想收那也想收,结果就变成了这个分量(苦笑) 

───一共有17首呢。我个人很喜欢有着浮游感的后半部分,听起来感觉非常好。
m:谢谢。曲顺的话,有“缓缓地潜入我的世界”的意图。扯着你慢慢往里拽,来这边!那样的感觉(笑)

───我已经完全被拖过去了(笑)。
那么将ホリエアツシさん写的「アマデウス」作为一曲目是为了在最初放置一个容易吸引人们靠近的入口吗?
───まじ娘さん真的有一把好声音呢。
m:うひぇ!!(大概害羞了)

───有着沙哑的成分,但非常有透明感,却又不过于尖细。而且拥有丰富的表现力,能发出形形色色的表情的声音,有接受过这方面的培训吗?
m:我在专门学校学习过,然后初一的时候有去上过一年的演技学校。做过像是把同一篇文章分别用悲伤、喜悦、或是愤怒的语气说出来这样的练习。我想这些就活用在了现在的歌唱中。

───即兴剧之类的也做过吗?
m:做过的。虽然也有一些时候需要反复推翻重做,但能一次就干脆地决定的话就非常好玩。

───一般会朝着怎样的发展方向去做呢?dark?或是pop?
m:嗯~……会变成超现实的情节吧

───突然转变人格什么的?
m:不、那个是杀手锏(笑)

───猜想不到以后的发展时的王牌吗(笑)。您给我留下的最深的印象就是能用多种音色诠释乐曲,而1stalbum的标题叫做「Contrast」,有什么含义吗?
m:这是和大家一起想出来的。就像刚才说到的那样,我能够、也非常想去唱各种各样的歌呢,专辑中既有ballad,也有较为激烈的曲子。而且我现在的发色也是(笑)。再有就是,日常和在live上的状态差距很大。这些都给人“阴与阳”、“白与黑”的感觉,于是就选择了可以概括这一切的词语做标题。

───想做成怎样的内容呢?
m:能成为总结性的一个作品就好了。想让支持着我的各位看到我的成长,对他们道一声感谢,也希望可以通过
这一张去确认自己的进步。
「ペテン師が笑う頃に」是我第一首投稿的曲子,所以我想一定要加上这首,重新又录制了。再加上别的新曲,还有我自己的原创,这也想收那也想收,结果就变成了这个分量(苦笑) 

───一共有17首呢。我个人很喜欢有着浮游感的后半部分,听起来感觉非常好。
m:谢谢。曲顺的话,有“缓缓地潜入我的世界”的意图。扯着你慢慢往里拽,来这边!那样的感觉(笑)

───我已经完全被拖过去了(笑)。
那么将ホリエアツシさん写的「アマデウス」作为一曲目是为了在最初放置一个容易吸引人们靠近的入口吗?
m:是这样的。而且那也是这次的リード曲。

───这次的書き下ろし是经过怎样的流程敲定的呢?
m:开始制作前,有问过我喜欢的音乐人是谁。
说起来,我上高中时组过copyband,那时担任的是鼓手。其实最开始只是vocal,自己都很惊讶怎么一回过神来就已经打起鼓来了。

───真的很让人吃惊呢(笑)。
m:是的(笑)。
我原本是听洋乐比较多的,邦乐这边就很喜欢ストレイテナー,也copy过他们的曲子。不抱希望地给staff说了“不知道能不能请他来写呢”,结果刚好有人是他的旧识。接着又以吓了我一跳的速度准备了和ホリエさん喝酒、见面的机会。 "ひゃああ、いるぅうう!"って

───确实会有那种反应呢(笑)。
m:ホリエさん听了我的歌之后说“请一定要让我来写”,ありがたや~ありがたや~と

───自己提出要求了吗(笑)。
见面时谈了些什么呢?“想让我写一首怎样的曲子”什么的?
m:是啊。我举了ストレイテナー中尤为喜欢的、还有ホリエさん以其他名义活动着的ent的曲子,然后他告诉我“明白了,我会竭尽全力的”,あひゃぁぁぁぁ!って

───哈哈哈哈(笑)。
这首充满幻想感,4つ打ち又让人情绪高扬听着想去跳个舞,真的是首好曲子呢。arrange则是みきとPさん…
m:最初的demo是ストレイテナー风格的“爆炸!”那种感觉的。记得好像只有吉他和架子鼓…

───这不正是ストレイテナー的初期编成吗。
m:是呀。在那之后,ホリエさん似乎也听了很多首みきとさん写的曲子,很中意他的arrange,「世田谷ナイトサファリ」之类的,然后提出想让みきとさん来编曲。于是就有了とみき的extract…这个词是不是有点太恶心了(笑)

───我觉得这是个好决定(笑)。要说歌唱时比较注意的地方是?
m:不能输给他们两个人,也要表现出自己的特色。副歌也用了感情充沛的唱法。录音的时候ホリエさん一直陪在我身边,一边和他商量一边进行着。所以就像…小鸡和母鸡那样(笑)

───并不是写了曲子就完了呢。
m:是的。band的录音时也在场,真的是从开始到结束都付出了很多。真的很谢谢他。

───您说喜欢听洋乐,特典CD里也选择了System of a down的曲子呢。
m:是的!很喜欢!非常喜欢!我超喜欢System of a down的!!

───噢,语速一下变快了(笑)。
m:可以说我的高中生活都献给System of a down了呢…有这么喜欢。
特典中的这首「Violent pornography」在高中的live上也作为drumvocal唱过。

───System of a downをドラムボーカルで!?
m:搞不清在想什么吧?(笑)这已经深深地进入到了我的身体中。我想自己作曲时也有受到影响。会有很多那种名族系的音阶还有気持ち悪い感じ之类的。

───这次まじ娘さん写了一首「end」,以前有作过曲吗?
m:组band的那段时期有和大家一边谈论一边写过,但是一个人写如此成型完整的曲子还是第一次。最近一年吧,在作曲上尝试了很多,不过果然还是因为System of a down的影响太深,没什么成果。
我写出来自己觉得非常帅气的曲子,拿去给父母听,他们却只会说“什么啊这种现代音乐?”(笑)

───是很难懂的曲子吗。
m:是。我曾经很嫌弃好懂的东西的。认为写那种曲子就败了,很固执地坚持着要写恶心的谁也没有写过的曲子。最后想,要不放松下来试着写一次吧,然后完成的就是「end」
是以想让大家都理解的感觉写的。

───关于歌词呢?
我觉得开头的「空が腫れている」这句非常有意思。
m:おわあぁーー!!(大概很开心)
怎么说,我想营造一个很宏大的氛围。虽说是以某个事件为原型写成的,但也有被声音所牵引的部分。知道世界的终结的人的印象……啊,好羞耻(害羞笑),这么一本正经地解说自己写的歌词…

───作曲和作词,歌词会进展得更快吗?
m:是的。初中快毕业起到专门学校二年级的这段时间我写了大量的歌词。当时用的还是翻盖手机【ガラケー】,草稿箱里堆积了好几百份写到一半的歌词。但是,最开始的时候连歌词也是很恶心的(笑)

───是怎样的呢?
m:嗯……“漆黑的”之类的(笑)写过很多实在是厨二得不行的歌词,不过也感觉到自己逐渐地成长起来了呢。所以该说要在那儿再拔一次毒吗…除掉了厨二病真好。虽然我觉得做艺术的人没有一定程度的厨二病是不行的,可是我那时已经超过了“一定程度”…

───这确实是不可或缺的一个要素呢。
然后,最后一首「羊水の記憶」,沉静而稳重,像是把人温柔地包裹起来一样的曲子呢。
m:这是2月才去世的妈妈的曲子,临时加了进来…

───今年2月,吗?
m:是的。在制作过程中急逝的。上高一时,我曾在acoustic live上翻唱过一次这首歌,但完全唱不好…因为是自己非常喜欢的曲子,所以那时十分懊悔。
妈妈走的时候我想,绝对要把这首加进来,無理を言って入れさせてもらいました。

───您母亲以前是做什么的呢?
m:vocal trainer,同时也是singer-songwriter。其实一直到去年的12月24日都还站在舞台上的,真的是突然就…

───这样啊……。抱歉,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m:不不,没关系的!

───重新再唱感觉怎么样?
m:真是非常温柔的一首歌呢。写歌词的武内千佳さん就是「♪どこま~でも どこま~でも」的那位。

───因为CM而被人们所熟知的曲子呢。
m:武内さん从前有和妈妈组过unit,这就是那时写下的曲子。最开始因为是自己妈妈的曲子才有了进展,不过还得得到武内さん的许可才行。于是通过各种途径终于找到了她,也爽快地应允了。不过似乎和妈妈之间产生了些分歧,已经有很久没有联系过了。前几天过来给妈妈上了香,也哭得很厉害。我想如果自己没有选「羊水の記憶」的话,也就不会有这次重逢了吧。这真的是不胜感激。

───这张专辑应该满载了您许多的回忆吧。完成之后的感想怎么样?
m:其实还没什么实感。可能要等到正式发行,大家拿在手里开始听之后才会有那种心情吧(取材是在3月中旬)。之后也会有自己的one man,不过这个也完全没有实感。大概,开始排练后就会有了!

───相当临近本番呢(笑)。
m:うへへ(笑)

───6月13日,初one man会在東京キネマ倶楽部举行…
m:还有差不多3个月呢。一眨眼就到了吧……。这样一点一点地考虑起来的话会变得非常期待和兴奋,不过应该又会忘了(笑)

───我明白。到那一瞬间就会想“やべえ!”了(笑)。
m:是啊。要怎么设计整体的演出呢~这样的妄想倒是还在不断膨胀。夢は広がってますね。






评论(1)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