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royik

「うたおう。風や太陽のため 音楽に救われる人のために
海を越え どこかの国の少女にも届くように、うたおう。」

【翻译练习】「singing Rib」発売記念特集 りぶ×みきとP×大石昌良 鼎談

作为出身于网络的歌い手,一点一点地积累下了坚实的人气与实力的りぶ发行了相隔1年的3rd alubm《singing Rib》


本作中,有大石昌良(Sound Schedule)和フルカワユタカ(ex. DOPING PANDA)沖井礼二(TWEEDEES、ex. Cymbals)等给过りぶ影响的音乐家提供了乐曲。并且,还收录了来自みきとP的「サリシノハラ」「ヨンジュウナナ」的后续曲「アカイト」、人气vocaloid曲的翻唱、以及りぶ本人初次担当词曲的新曲「singing」


natalie为纪念专辑的发售,策划了此次りぶ、みきとP、大实昌亮的三人对谈。请时代和活动领域都各不相同的3位讲述了关于新作,以及对于“歌い手的りぶ”的成长的看法。

取材・文 / 柴那典

【実現するべくして実現した組み合わせ】


【──大石桑在本次的专辑中第一次为りぶ提供了曲目,这次合作是经由什么过程实现的呢?】

大石 起初我从认识的录音师那里听说了这件事。他对我说:“有位叫りぶ的歌い手希望你能给他写歌,最近有空么?”我“好!让我来!不,不如说其实我很早就知道りぶくん了!”。后来就让我写了「不可侵領域デストロイヤー」这首曲子。

【──也就是说,是りぶさん先来拜托作曲的呢。】

りぶ 是这样的。我原本从高中时代就一直在听Sound Schedule,从那时起就是大石桑的饭了。

大石 我呢,是因为自己是个nico厨所以才知道りぶくん的哦。而且也知道他作为歌い手是处在top class的。所以我很惊讶居然能从他那儿拿到offer。当然,みきとP桑也是很早就知道了的。

みきとP 真的么!?

大石 是啊是啊。所以我个人认为,这次会谈的实现是必然的呢。

【环境起了大变化的2014年】

【──1年前前作「Riboot」发表时,みきとP桑也参加了natalie的特集(参照:りぶ「Riboot」发售纪念特集 りぶ×40mP×みきとP对谈)呢。最后问道“2014年的抱负是什么?”时,您说“没有考虑之后的事情”…】

みきとP 啊,是呀。我是那样说过呢。

【──现在回顾一下这一年,感觉怎么样?】

みきとP 对于我自己来说,2014年是人生中最埋头专注于音乐的一年呢。出了自己的专辑,“一心一意地做音乐活动”这个梦想也终于算是实现了。

【──对于りぶさん来说2014年又是怎样的呢?】

りぶ 我在环境上也是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呢。1月发售了2nd专辑「Riboot」,那之后,在11月又举办了人生初次的onemanlive。虽然活动的舞台从网络上的underground逐渐拓展到了靠近major ,不过歌唱时的心情倒是没什么特别的变化。单从感受到了那种“不变”的心态这一意义来说,我也认为是很棒的一年。

【──みきとP眼中りぶ的变化是什么呢?】

みきとP 关于りぶくん,我觉得表现力的范围展开了许多呢。最初写给他的「サリシノハラ」,现在听起来,是首(在好的意义上)非常single的歌曲。而从「ヨンジュウナナ」一直到这次的「アカイト」他更加地成长了。我感觉到“りぶくん在发出他'真正的声音'了”。

りぶ 好开心。感谢。

【──对于大石桑,2014年在solo歌手这方面也有了一个崭新的开始呢。】

大石 是啊,最近才开始正式以「オーイシマサヨシ」这个名义唱起了anisong。特别是自己包揽作词作曲和arrange的「月刊少女野崎くん」op「君じゃなきゃダメみたい」这首歌,在世间传播甚广呢。也是以此为契机才从りぶくん那里得到了此次的机会。

りぶ 应该说,是我知道了自己一直喜欢的大石桑最近在anisong的领域里积极地进行着活动,想请他也为自己作曲,才鼓起勇气发出了邀请

【りぶ和みきとP的roots中的Sound Schedule】

【──这次除了大石桑,フルカワユタカ和沖井礼二也提供了曲子呢。这两位也是りぶさん自身喜欢的么?】

りぶ 正是如此。这次就是特意体现了自己在高中和大学时常听的音乐风格呢。1专中大部分是vocaloid曲,書き下ろし则较少。我想这表现了我刚以歌い手这个身份开始活动时所受到的冲击。也渗入了自己一直以来在听的音乐背景

大石 是啊,第一次见面时我问“平时听什么样的音乐呢?”,他说“在听SUPER BUTTER DOG之类的”我还想“诶诶!?居然连那种都听过么!?”不过,因为也说过喜欢Sound Schedule,所以我就想自己来写大概也可以呢。我不是P主,对于niconico的文化圈也只是一个了解不深的新参者,该说是りぶくん带我进入了一个新世界。

みきとP 其实我的roots也是那样的哟。Sound Schedule啊SUPER BUTTER DOG啊都有在听。在这一点上我和りぶくん是一样的呢。

りぶ 真的啊?好高兴。

大石 在P主里听过Sound Schedule的人其实还挺多的哟。前段时间buzzG也给我说他有听。

みきとP 那个,其实我和大石桑曾经在距离很近的地方呆过哦。记得Sound Schedule是神户出身是吧?

大石 神户呢。

みきとP 我也曾在神户做过乐队哦。虽说已经是在Sound Schedule在神户活跃之后很多年的事情了。

大石 诶,真的⁉︎等等,这种话怎么不早说啊(笑)

【──哈哈哈!(笑)原来大石桑是地元的前辈呢。】

みきとP 是的。所以我今天非常地紧张。

大石 是这样啊。感觉好开心啊。说真的,最近能感受到那种联系哟.。

【──遇到这种关联,大石桑也会很高兴么?】

大石 那是当然,我非常地开心,自己所发出的信息能传递到下一个世代,而且还会那样一直传递下去。老实说这14年,也并不是顺风顺水地一路专注地做下来的,即使这样,我还是觉得能坚持着音乐真是太好了。


【成为了りぶ的核心的みきとP的曲子】

【──现在开始,我们想请两位分别谈一下此次的提供曲。首先是みきとP的「アカイト」。它是接续在「サリシノハラ」「ヨンジュウナナ」后的此系列的完结篇呢。】


みきとP 是呢。其实在写完上一首「ヨンジュウナナ」后,我也曾稍微说过这样“第三首也不是没有”的话(笑)。当然,虽然有想像过りぶくん来演绎它的样子,不过那时还完全定不下来要以怎样的形式来写。不过,有想过 不管有没有这张「singing Rib」,总之这第3首是无论如何都很想写的。

【──毕竟りぶさん和みきとP是从1st专辑开始一起走过来的呢。】

りぶ 是呀。以这种意义来说,我认为「サリシノハラ」「ヨンジュウナナ」「アカイト」贯彻起来成为了りぶ的核心。在进行「アカイト」的录音时,有关这一系列的记忆都在脑海里苏醒过来,那时快要哭出来了。

【──也是一个连贯的故事呢。】

りぶ 而且「サリシノハラ」这首曲子也是不断地渐渐展开的呢。以CHRIS桑所描绘的插图和动画为最初的基础,接着完成了男性视角的「ヨンジュウナナ」。然后,这2曲也会被小说化和漫画化。就这样,原本的骨架上被填充上了血肉逐渐地丰富充实起来。而这一切最终都连接到集大成的「アカイト」。我觉得这种网络特有的扩展方式非常地有趣。

【──みきとP在最初制作「サリシノハラ」时想必也没有想到会有今天这样的发展吧?】

みきとP 要是有预想到,那我未免也太厉害了点吧(笑)

りぶ 那样真是能干啊(笑)。

みきとP 所以,想到已经不能再写这个系列的曲子了,虽然难免有些寂寥的情绪,但我想「アカイト」算是以很好的感觉收束了它。我也尽量朝着积极明朗的方向去写了。

【──所谓明るい感じ是指?】

みきとP 比如说,即使最后的结局是离别,那也一定是积极地朝向着未来的离别。而且说不定那两个人甚至会永远持续下去。不给出确实的结论,为大家留下想象的空间吧。曲名「アカイト」也有着“红线”和“a Kite”这两种解读(double meaning)。kite,也就是风筝。这个词也寄托了我的希望“即使りぶくん像风筝一样不断地向上飞升,也能一直和饭以及听众紧紧相连”

りぶ 我还是第一次知道。原来如此!

【能让人们开心的话,狗也好别的什么也好我都愿意去做!】

【──大石桑的「不可侵領域デストロイヤー」又是以怎样的感觉开始制作的呢?】

大石  最初聊了很多,“哪种类型的曲子比较好呢”之类的。像是りぶくん的喜好,以及专辑的concept也重新仔细地询问了解了。最后被拜托了“想要一首结合了funky和pop,非常帅气但同时也有趣而可爱,在整张专辑中也能展现出自己独特的光彩的曲子。”“好嘞!”⬅︎以这种感觉写了出来。

【──那种使用原声吉他的funknumber是大石桑的擅长技艺吗?】

大石 不,我是从「野崎くん」的「君じゃなきゃダメみたい」才开始应用funknumber的,其实也不算听过多少funk,不过原声吉他我练习了很长的时间,也曾经一个人做过弾き語り。也算尝试了一下在这上面能玩到什么程度。通过吉他的弾き語り,我也找到了自己风格的funk和pop融合的最佳的平衡点。为了能准确地击中那里、这次也以这样的感觉完成了作曲。而且,我本来就很喜欢构想故事,这首曲子中也果然还是有着故事的。

【──这个故事是怎样的呢?】

大石 这次也有动画所以我想应该比较好懂,在听完整首后能心中一暖、眼前浮现出狗的身姿的曲子。最近一直在考虑要怎样才能让听众享受到曲子。这次我自己也以狗叫参与到了曲子中,也就是,能够让大家开心的话,狗叫也好别的什么也好我都会愿意去尝试(笑)。

みきとP 哈哈哈!

大石 本来只在曲子的设定中,“我是りぶくん所养的狗”这一点不就十分好玩了么。“大石桑你在做什么啊…”有人这样想的话我会觉得很有趣的。

【──原来还有那样的意图啊。】

大石 再有,也是想引导发挥出りぶくん歌声隐藏的可能性。“这种唱法也能做到啊”或是“唱什么歌都很厉害呢”之类的,能给听者留下这样的印象就好了。

りぶ 其实在这首「不可侵領域デストロイヤー」录音的时候,从大石桑那儿得到了很多advice。受益匪浅。沖井桑和フルカワ桑也告诉了我很多。从我看来,各位都是superstar一样的人。愿意到场,实在是不胜感激。我认为真的是很棒的一次录音。

【──专辑里也收录了自己担当作词作曲的「singing」。这首又是怎样的产生呢?】

りぶ 标题的「singing Rib」这个词,我在自己的Twitter的ID中也使用了。这次的专辑既有回归原点这样的感觉,在自己的心中,也像就此划一个段落。因此,思考了一下自己有哪些事还没有做过。于是就想到,我还没有用自己的言语和旋律向听众们传达过meseege呢。果然不自己去写一次是不行的呢。然后就有了「singing Rib」

【──也包含着那样的意味的集大成的曲子呢。】

りぶ 是啊。虽然一说“集大成”啊“告一段落”啊这些词,就会有种奇怪的完结、结束的感觉有点那什么。不过也倾注了那种程度的心意(笑)想把自己能够做到的全部展现出来。所以没有去勉强去做什么超过自己能力的事,就那样将我所想的事原原本本地写作歌词吧。


【live从锻炼身体开始】

【──去年,りぶさん举办了第一次onemanlive呢。实际站在舞台上感觉怎么样?】


りぶ 在那之前我也常会在和别的很多歌い手さん们共演的live上唱个2、3首。但是,one man live时的心情还是完全不一样的呢。其实以前,みきとPさん曾向我谈到过一些类似“live论”的话。大约是刚制作完1stalbum那会儿,因为某些原因而偶然一起坐地铁回家时的事。

みきとP 我记得哟

りぶ 啊,还记得么?(笑)我那时所听到的是“我觉得live呢,是从锻炼身体开始的”这样的内容。我开始考虑要在live上一口气唱20首时,就想起了那件事呢。

大石 确实是从锻炼身体开始的哦。上了年纪更是如此。会喘不过气来了呢。

りぶ 啊,真的吗(笑)

みきとP 其实,我想自己大概也是因为感到了体力不足才那样说的(笑),不过,就像刚才那样,りぶくん会记住我不经意的只言片语然后突然一下提起呢。会说“之前みきとさん你不是说过那样的话嘛”(笑)。我认为他这些地方地方非常可爱。

りぶ 啊哈哈哈!(笑)

大石 我也去看了りぶくん的初oneman,非常地像样呢。有着让人想问“这真的是初oneman?”的存在感,层次感什么的也处理得很棒。听到自己写的曲子经りぶくん的声音唱出来真的是欣喜万分。我是被其他观众挤着一起从普通出口出去的,看到人家脸上都带着掩饰不住的笑意。我也非常地开心呢。

りぶ 谢谢!

【有着还未展现出来的可爱的一面】

【──那么最后,我们想请大石桑和みきとP桑再谈一下りぶくん的魅力以及对他的期待】

大石 首先,りぶくん的魅力当然是他的声音呢。直白一点说,就是非常帅气的声音啊。“每个人都会喜欢吧”这样的音色。尤其是对年轻人,能深深地进入他们的心。就连我自己,也有听着听着心里就doki♥︎一下的瞬间呢。

りぶ 真不好意思。

大石 我觉得这已经算得上狡猾了。而且,能单以声音作为武器,得到今天这样的认知度,将自己的世界如此地扩展,我认为十分厉害。一直以来的artist,都是通过歌声和演奏,再加上其他直观可视的因素,才approach到了观众。不过,りぶくん并不是这样的。他光以声音决胜负。也有着那种程度的声音。同为vocalist,我也有些地方很羡慕他。声音充满了可能性,也拥有着许多讨人喜欢的要素。我个人非常地喜欢。虽然不知道りぶくん自身是怎样想的…

りぶ 不不不不【いやいやいやいや】!我自己也非常喜欢呢(笑)。

大石 嘛,虽说我也没什么能说这种听起来很了不起的话的立场…你今后会学到各种各样的事情,有很快乐的事,也可能会陷入苦战。不过我希望,你能做一个十年后二十年后也一直唱着的歌者。因为你是有着那么好的歌唱才能的人。再有就是,希望我们的关系能变得更好。

【──みきとPさん心中りぶくん的魅力是什么?】

みきとP りぶくん不仅歌唱得好颜长得帅,其实我在飲み会之类的时候发现他还有一些非常可爱的地方。


一同 (笑)。

みきとP 虽然不能详细说明,不过りぶくん他是有着还未向饭和听众们展现过的可爱的一面的哟。比起“又帅又会唱歌!简直完美”,更像是“真拿这家伙没办法啊”那样的感觉。但是我觉得他就是连那种地方也被喜爱着的人。因此我想,他还会继续向我们展现出更多崭新的面貌的。


【──那么今后みきとさん也会去开拓りぶさん这样的新面貌么?】

みきとP 是呢。去多多发掘一下吧…?(笑)。

りぶ 那就拜托了(笑)。








评论

热度(17)